<div id="es0gp"><s id="es0gp"></s></div>
<sup id="es0gp"><menu id="es0gp"></menu></sup>
<div id="es0gp"><tr id="es0gp"></tr></div>
  • <div id="es0gp"></div>
  • Feed訂閱

    論中國園林花木配植原則

    時間:2016-05-02  來源:  編輯:  瀏覽:177次
    “荔枝龍眼獨榮于閩粵榛松棗柏尤盛于燕齊桔柚生于南,移之北則無液蔓菁擅長北,植之南則無頭草木不能易地而生,人豈能強之不變哉”《花鏡》卷《課花十八法·課花大略》…土本南北異宜,歲時多枯瘁…建筑物墻壁,可采植爬墻虎常春藤絡石薜荔之類,以垂直綠化…行植,般用于園路兩側及建筑物周,選用龍柏銀杏香樟角楓棕櫚等樹干高直冠形整齊枝密蔭濃的樹種…
        花木配植造景,是中國園林結構五大要素之一,不可不看重。在花木配植時,筆者以為以下六大原則,必需認真遵守。

        1地區原則:“因地制宜”我國疆域廣闊,雖地處北溫帶,但南疆已屬亞熱帶,北疆已屬寒溫帶,南北東西,經緯度不同,氣溫、干濕度均不同,故各地園林配植花木時,要注意地區的差別,貫徹“因地制宜”的原則。正如清代有名園藝家陳子所說:“生草木之天地既殊,則草木之性格焉得不異?故北方屬水性冷,產北者自耐寒;南方屬火性燠,產南者不懼炎威,理勢然也”。“荔枝、龍眼獨榮于閩、粵;榛、松、棗、柏尤盛于燕、齊;桔、柚生于南,移之北則無液;蔓菁擅長北,植之南則無頭;草木不能易地而生,人豈能強之不變哉”(《花鏡》卷二《課花十八法·課花大略》)。中國歷史上的漢武帝卻干過這種違背地區原則的大蠢事:鼎元六年(前111年),破南越大捷,于是在漢代最大的皇家園林──上林苑中,特地建造了一座“扶荔宮”,“以植所得奇草異木:菖蒲百本,山姜十本,甘蔗十二本,留求子十本,桂百本,蜜香、指甲花百本,龍眼、荔枝、檳榔、橄欖、千歲子、柑桔皆百余本。土本南北異宜,歲時多枯瘁。荔枝自交趾移植百株于庭,無一生者,連年猶移植不息。后數歲,偶一株稍茂,終無華實,帝亦愛護之。一旦萎逝世,守吏坐誅者數十人,遂不復蒔矣”(《三輔黃圖》)。漢武帝的主觀欲望是好的,一心想將北方所沒有的熱帶、亞熱帶“奇草異木”引植進來,故所選的宮命名為“扶荔”。然而,主觀欲望是一回事,客觀實際又是另一回事,最后以無數無辜人的血的代價,買來一個“遂不復蒔矣”的慘痛教訓。

        2地位原則:“因位制宜”每座園林總有山,顯高,有地,顯低;有水,顯濕,旱地,則干;空敞之地,陽光充分,遮陰之地,缺少陽光。因而,在配置花木時,要注意地位原則:“因位制宜”。“茍欲園林璀燦,萬卉爭榮,必分其燥、濕、高、下之性,寒、暄、肥、瘠之宜,則治圃無難事矣。若逆其理而反其性,是采薜荔于水中,搴芙蓉于木末,何益之有哉”(《花鏡》卷二《辨花性格法》)。喜陽之花如石榴,“不畏暑,愈暖愈繁”,則應“引東旭而納西暉”,種在陽光最充分的處所,背陽則不榮;喜寒之花如梅花,“不畏寒,愈冷愈發”,則應“植北囿而領南薰”。再如園中地廣,可多植果木松竹;地隘,只宜多種花草。我國自然式山水園林的花木配置,是非常看重因位制宜的。山丘地的配置,以松、柏類常綠針葉樹為主體,以銀杏、楓香、黃連木、槭樹與竹類等色葉樹為烘托,并雜以杜鵑、梔子、繡線菊、紫珠等觀花灌木,以豐盛山林景觀的層次和顏色。溪谷水邊,配植池杉、烏桕、楓楊、垂柳、棣棠、水竹、蘆荻等植物,以豐盛水岸風景。池塘水體,適量種植荷花、睡蓮、菱芡、浮萍等水生植物,以裝點水景。庭院中,配植梅花、海棠、玉蘭、芭蕉、竹子、紫薇、桂花等花木,做到四時有花。草坪周圍,散植白皮松、傘形赤松、七葉樹、三角楓、雞爪槭、中國槐等,既有綠蔭,又富顏色。花架綠廊,可配植紫藤、木香、薔薇、葡萄、凌霄、西番蓮、葉子花等藤蔓花木。建筑物墻壁,可采植爬墻虎、常春藤、絡石、薜荔之類,以垂直綠化。臺坡地,配植錦帶花、野薔薇、迎春、枸杞、箬竹等花木,予以裝點裝潢。總之,要依照不同的地理地位,順乎花木生長的習慣,照料到游賞美景的須要,做到配置有方,各得其所。“設若左有茂林,右必留曠野以疏之;前有芳塘,后須筑臺榭以實之;外有曲徑,內當疊奇石以邃之。”“因其質之高低,隨其花之時候,配其色之深淺,多方巧搭,雖藥苗野卉,皆可裝點姿容,以補園林之不足,使四時有不謝之花,方不愧‘名園’二字。”否則,“有佳卉而無地位,猶玉堂之列牧豎”(《花鏡》)。

        3色相原則:“色相配合”《花鏡》對此論述得特殊具體:“如牡丹、芍藥之姿艷··,宜玉砌雕臺,佐以嶙峋怪石,修篁遠映。梅花、蠟瓣之標清··,宜疏籬竹塢,曲欄暖閣,紅白間植,古干橫施。水仙、甌蘭之品逸··,宜磁斗倚石,置之臥室幽窗,可以朝夕領其芳馥。桃花夭冶··,宜別墅山隈,小橋溪畔,橫參翠柳,斜映明霞。杏花繁灼··,宜屋角墻頭,疏林廣榭。梨之韻·,李之潔·,宜閑庭曠圃,朝暉夕藹;或泛醇醪,供清茗以延佳客。榴之紅·,葵之燦·,宜粉壁綠窗;夜月曉風,時聞異香,拂塵尾以消長夏。荷之膚·妍·,宜水閣南軒,使薰風送麝,曉露擎珠。菊之操介··,宜茅舍清齋,使帶露餐英,臨流泛蕊。海棠韻嬌··,宜雕墻峻宇,障以碧紗,燒以銀燭,或憑欄,或欹枕其中。木樨香勝··,宜崇臺廣廈,挹以涼,坐以皓魄,或手談,或嘯詠其下。紫荊榮·而久·,宜竹籬花塢。芙蓉麗·而閑·,宜寒江秋沼。松柏骨蒼··,宜峭壁奇峰。藤蘿掩映··,梧竹致清··,宜深院孤亭,好鳥閑關。至若蘆花飄雪·,楓葉飄丹·,宜重樓遠眺。棣棠叢金·。薔薇障錦·,宜云屏高架。其余異品奇葩,不能詳述,總由此而推廣之。”總而言之,“其中色相配合之巧,又不可不論也。”

        4季相原則:“月月有花,季季有景”由于花木配植注意了季相原則,就能使園林景觀在春、夏、秋、冬皆有花木景觀可賞。我國很早就注意到花木配植的季相原則,素有“花信風”的說法。我們祖先盤算春天的信息,是由冬至開端的,所謂“冬至一陽生”,即冬已到頭,此后冬減一分,春即增一分,故盤算花信,自冬至后的第一節氣──“小寒”算起。“花信風”,又叫“二十四番花信風”。風應花期而來,故謂之“信”,簡稱“花信風”。我國農歷自小寒至谷雨共四月八氣,一百二十日,每五日為一候,計二十四候。每候應一種花信,即為二十四番花信風。早在戰國時代就有了關于花信風的記述。《呂氏春秋·上農篇》記錄道:“風不信,則其花不成。”南梁人宗元懔撰著的《荊楚歲時記》,是一部專門記述我國古代歲時節氣風物的筆記,書中對自元旦(即春節)至除夕二十多個傳統節氣嘉日,作了一一記錄,為我們今天懂得傳統節日保留了可貴的史料。據《荊楚歲時記》載:“始梅花,終楝花,凡二十四番花信風。”查考有關書籍,發明古人對二十四番花信風有兩種不同的說法。一是宋代王逵《余海集》所說:“古人認為候氣之端,是以有二十四番花信風之語。一月二氣六候,自小寒至谷雨,凡四月八氣二十四候,每候五日,以一花之風應之。小寒:一候梅花,二候山茶,三候水仙。大寒:一候瑞香,二候蘭花,三候山礬。立春:一候迎春,二候櫻桃,三候望春。雨水:一候菜花,二候杏花,三候李花。驚蟄:一候桃花,二候棣棠,三候薔薇。春分:一候海棠,二候梨花,三候木蘭。清明:一候桐花,二候麥花,三候柳花。谷雨:一候牡丹,二候酴,三候楝花。”二是梁元帝《纂要》所說:“一月二番花信風,陰陽寒暖,冬隨其時,但先期一日,有風雨微寒者即是。其花則:鵝兒、木蘭、李花、楊花、榿花、桐花、金櫻、黃、楝花、荷花、檳榔、蔓羅、菱花、木槿、桂花、蘆花、蘭花、蓼花、桃花、枇杷、梅花、水仙、山茶、瑞香,其名俱存。”梁元帝書中此說,鮮為人知。懂得二十四番花信風,就知道春季四個月內的每種花木何時開花,園林配植時,就可依據不同的花期、花色互相烘托、搭配,顯示出季相處置的藝術后果,到達“月月有花,季季有景”,每月每季花色品種、景觀皆不雷同,既使花期相延續而不斷,又不使某季偏枯某季偏榮。至于春季以后各季,也有各自的花木榮枯時光,如夏天的荷花、石榴,秋天的桂花、菊花,冬天的枇杷等等,只有依照季相原則配植花木,才干使整年月月季季的花木景觀覺得新穎而豐盛,使游人在不同季節自然條件下,發生各種不同的美學感受。在四季花木配植中,最易疏忽的是冬季花木配植,當然其難度也最大。實際上,冬季花木自有其奇特的審美價值,應加深認識并積極加以開發。一般多采取枝條精美的落葉樹種,選用主干通直、分枝規整、冠型急尖的樹種,適量配植常綠的松、竹,充足注意雪景、冰景的借用等等。總之,只有注意了花木的季相配植原則,才干到達宋代歐陽修對花木配景的請求:歐陽修在守牧滁陽期間,筑醒心、醉翁兩亭于瑯琊幽谷,并命其幕客“雜植花卉其間”。幕客訊問種植何種寶貴花木為好,歐陽修便在他開列的花木栽植名單的紙尾,特寫下了如下一首詩:“淺深紅白宜相間,先后仍須次第栽;我欲四時攜酒去,莫教一日不開花。”這首詩明白提出了花木栽植的季相原則:不管栽種何類花木,必定要實現“四時攜酒”皆能賞花的目的。而欲實現此一目的,其癥結就是在花木配植時,要注意季節先后而“次第栽”。只有這樣,才干到達“四時有不謝之花,八節有長春之景”的藝術后果:“四時賞玩,各有風光:春賞燕游堂,桃李爭艷;夏賞臨溪館,荷葉斗彩;秋賞疊彩臺,黃柳舒金;冬賞藏春閣,白梅橫玉”(《金瓶梅》)。亦如明末張岱所住不二齋:“夏日,建蘭、茉莉薌澤浸入,沁人衣裾。重陽前后,移菊花北窗下,菊盆五層,高低列之,色彩空明,天光晶映,如枕秋水。冬則梧葉落,蠟梅開,暖日曬窗,紅爐,以昆山石種水仙列階趾。春時,四壁下皆山蘭,檻前芍藥半畝,多有異本。余解衣盤礴,寒暑未嘗輕出,思之如在隔世”(《陶庵夢憶》)。

        5配植原則:“因景制宜”是純林還是混交,是孤植、叢植還是片植、對植、行植、籬植,都要因景觀主題的須要而選擇。孤植應植于主要位置或視線集中點,并注意與周圍景觀的強烈對照,以取得“萬綠叢中一點紅”的后果。如欲發明濃郁強烈的氛圍,某一特點樹種則應相對集中成片,或由少到多,由引子引入高潮。對植,用于園門、廳堂、橋頭等兩側,一般選擇倒槐、海桐、枸骨、球柏、黃楊等形狀規整而對稱的樹種。行植,一般用于園路兩側及建筑物四周,選用龍柏、銀杏、香樟、三角楓、棕櫚等樹干高直、冠形整齊、枝密蔭濃的樹種。籬植,用于園林境界、樹壇、花壇、草坪周圍,用以分隔空間,一般選用珊瑚樹、黃楊、梔子花、木槿、杜鵑等樹種,可以密植成籬,又耐修剪造型。園林中不同配植法,對空間景觀的形成,有著顯明的作用和后果。正如明代文震亨《長物志·花木篇》所說:“庭除檻畔,必以虬枝古干,異種奇名,枝葉扶疏,地位疏密。或水邊石際,橫偃斜披,或一望成林,或孤枝獨秀。草木不可復雜,隨處植之,取其四時不斷,皆入圖畫。又如桃李不可植庭除,似宜遠望;紅梅。

    項目對接平臺
    關于我們| 服務條款| 免責聲明| 會員服務| 幫助中心| 聯系我們| 友情鏈接
    版權所有:拉勾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2005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備11015194號
    地址:中國鄭州市金水區姚寨路133號金成時代廣場9號樓7層706 郵編:450008
    聯系我們:0371-60925574
    歡迎您加入園林苗木行業交流群,群一:150293173 群二:215447311 中國景觀網1群
    山西快乐十分派彩电子走势图
    <div id="es0gp"><s id="es0gp"></s></div>
    <sup id="es0gp"><menu id="es0gp"></menu></sup>
    <div id="es0gp"><tr id="es0gp"></tr></div>
  • <div id="es0gp"></div>
  • <div id="es0gp"><s id="es0gp"></s></div>
    <sup id="es0gp"><menu id="es0gp"></menu></sup>
    <div id="es0gp"><tr id="es0gp"></tr></div>
  • <div id="es0gp"></div>
  • 重庆时时杀胆码 福彩20选5计算器 福建时时怎么玩 南国彩票论坛精准图规 内蒙古时时2018年 德国赛车彩票 200本金挂机 全球最大mg娱乐 3d开奖结果347前后关系 飞艇开奖几点到几点